欢迎光临六安市裕安区科学技术协会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1
 
  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活动 > 论文评选


第二次全国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报告

【字体: 】【2010/10/29】 【编辑:裕安区科学技术协会】  【关 闭


      2008年下半年,中国科协组织开展了五年一次的全国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这次调查依托分布在全国的209个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站点进行,发放问卷32100份,回收合格问卷30078份,覆盖了分布在科研院所、高等院校、企业、农村、医疗卫生机构的各类科技工作者群体,回收率为93.7%。现将调查情况报告如下:
一、数据来源
      本次调查依托中国科协分布在全国的209个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站点,采用科学合理的抽样方法抽取调查样本,且在调查过程中严格遵循了科学的抽样社会调查原则,保证了调查的科学性、客观性和准确性。对本次调查样本的结构分析显示,本次调查的样本分布基本合理,能较好地代表全国科技工作者的整体状况。
      从地域分布看,东部占42.3%,中部占20.7%,西部占25.7%,东北占11.3%;从性别看,男性占近六成(59.6%);从年龄看,平均年龄为37.89岁,35岁以下占近四成(37.9%);从政治面貌看,中共党员占近半数(49.3%),民主党派占4.0%;从职称看,正高占8.6%,副高占23.6%,中级占38.5%,初级占21.1%,没有职称的占8.2%;从学历看,博士占9.5%,硕士占15.5%,本科占47.1%,大专占21.5%,高中及以下占6.4%;从教育背景看,工、医、理、农专业分别占35.4%、20.7%、16.0%和9.3%,管理学占7.4%,其他学科占11.1%。
      从从事职业看,科学研究人员占8.1%,工程技术人员占30.6%,卫生技术人员占19.2%,农技推广人员占5.2%,自然科学教学人员占21.2%,科技管理人员占11.3%,其他占4.3%;从所在单位类型看,科研院所/研发机构占13.7%,高等院校占18.8%,中学和技校占6.9%,医疗卫生机构占19.1%,技术推广与服务组织占6.9%,大型企业占25.8%,中小企业占6.4%,其他占2.3%;从所在单位行业看,教育占24.3%,制造业占23.1%,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占20.2%,农、林、牧、渔业占10.4%,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地质勘查业占9.1%,其他合计占13%。
二、科技工作者队伍总体情况
      科技工作者是以科技工作为职业的人员,即实际从事系统性科学和技术知识的产生、发展、传播和应用活动的劳动力,涵盖了专业技术人员、科技活动人员、R&D人员、科学家和工程师等多个层次的人员。由于科技工作者作为一个政策概念尚缺乏完整的统计资料,我们拟使用科技人力资源来描述科技工作者队伍的整体情况。所谓科技人力资源,主要是指实际从事或有潜力从事系统性科学技术知识创造、开发、传播和应用活动的人员,由科学技术相关专业的大专及以上学历人员或具有专业技术职称的人员、以及具有技师以上职业资格的人员组成,具有明确的统计识别标准。
      一是科技工作者队伍呈快速增长态势。总体上看,从2002年到2007年底,我国科技人力资源总量从2959万人增长到5160万人,增长74%。其中,国有企事业单位五类专业技术人员从2002年底的2186万人增加到2007年底的2254.5万人,新增68.5万人,增长3.1%;城镇单位专业技术人员数从2003年底的3113万人增加到2007年底的3314万人,新增201万人,增长6.5%[1];科技活动人员从322.2万人增长到454.4万人,增长41%;科学家和工程师从217.2万人增长到312.9万人,增长44%;R&D人员全时当量从103.5万人年增长到173.6万人年,增长68%。同期,全国就业人口仅增加4.4%,在岗职业人数仅增加8.2%。科技人力资源快速增长,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高等教育的进一步扩张。统计资料表明,五年来,我国理学、工学、农学和医学的本专科毕业生新增总量达1189.7万。
      二是队伍总体稳定,职业满意度和忠诚度较高。调查显示,近半数(48.7%)科技工作者对自己的工作表示很满意或比较满意,不满意者不到一成。其中,科技工作者对工作稳定性、单位人际关系、社会保障、工作自主性的满意度最高,对住房分配制度、工作收入、个人发展空间、社会声望、自我成就感等满意度相对较低。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的话,30.3%的科技工作者最愿意从事的仍是目前的职业,加上选择大学教师(10.5%)、工程师(7.6%)、医生(4.5%)和科学家(3.2%)等科技相关职业的人,选择科技工作作为理想职业的人仍在半数以上。在可能选择的其他职业中,选择企业家/企业管理人员(15.3%)和官员/公务员(14.3%)的比例最高。调查发现,75.2%的科技工作者自工作以来一直在本单位工作,仅23.8%换过工作,职业流动率低于2003年调查时的34.4%[2]。从流动意愿看,32.0%的科技工作者有职业流动意向,其中51.8%是因为目前工作收入待遇太差,41.4%是因为工作没有发展前途,33.5%是因为工作压力大,其他原因依次是缺乏成就感(31.5%)、工作太辛苦(27.6%)、工作枯燥(22.7%)、住房问题(21.5%)、不能发挥专业特长(17.4%)、工作设施条件差(14.3%)等。
      三是队伍年轻化趋势明显。据2008年出版的《中国科技人力资源发展研究报告》测算,我国科技人力资源主体是20世纪80年代之后培养的,截至2005年底,40岁以下人员达2647万人,占科技人力资源总量的65.7%;2006年、2007年合计新增科技人力资源(含各类本专科毕业生)达1077万人,据此推算,目前40岁以下的人群已经达到3700万人左右,占科技人力资源总量(5160万)的三分之二以上。本次调查显示,科技工作者的平均年龄为37.9岁,35岁以下科技工作者占近四成(37.9%),35岁及以上的科技工作者占逾六成(62.1%)。目前,我国接受高等学历教育的在校学生总数超过2800万人,这预示着科技人力资源仍将保持快速增长,科技工作者队伍将继续呈现年轻化趋势。
      四是队伍高学历化趋势明显。在本次调查样本中,博士学位获得者占9.5%,硕士占15.5%,本科占47.1%,大专占21.5%,高中及以下占6.4%。其中,科研人员和教学人员中研究生以上学历获得者分别占55.8%、54.0%,高学历特征尤为明显。不同年龄组间也有较大差异,35岁以下组中获得研究生学历的比例为28.2%,35岁及以上组中获得研究生学历的比例为23.0%,说明科技工作者队伍呈高学历化趋势明显。近年来高等教育的扩张使得研究生毕业生人数快速增长,2002年之前累计毕业生总数为76万人,2003年-2007年间累计毕业生达102万人,而2007年在校研究生就达154万人,大规模高学历毕业生的加入促使科技工作者队伍趋于高学历化。
      五是女性科技工作者总量和比例持续增加。据测算,截至2005年底,我国女性科技人力资源总量为1437万人,占科技人力资源总量的33%。据《中国统计年鉴》数据显示,2005年-2007年,普通专科、本科在校女学生比例已分别从49.2%、45.3%上升到51.2%、47.4%,达到或接近50%,其余各级各类高等教育中的女学生比例也在逐年上升。本次调查也显示,女性科技工作者占调查样本的40.4%,35岁以下组中的女性比例(43.1%)明显高于35岁及以上组(38.6%)。随着高等教育中女性比例的不断上升,未来科技工作者队伍中女性比例还将不断增加。
三、科技工作者的工作状况
      一是积极参与科研活动,科研产出可观。64.4%的科技工作者在近三年内从事过科研活动,但参与或主持过科研项目的比例并不高。从事过科研活动的科技工作者中,只有不到六成(58.9%)的人参与过科研项目,主持过科研项目的更是不到三分之一(31.0%)。近三年来,54.5%的科技工作者发表过学术论文,比2003年调查的比例(52.1%)略有提高;人均发表论文2.9篇[3],明显高于2003年调查结果(2.08篇)。34.2%在国家级学术期刊上发表过论文,人均1.3篇;16.5%发表过SCI/EI论文,人均0.6篇。此外,9.5%的科技工作者在国际性学术会议上宣读过学术论文,人均0.2篇;24.3%提交过内部研究报告,人均0.8篇;12.2%出版过著作,人均0.21部;11.1%获得过专利,人均获得专利0.26件。近三年来有科研成果转化为产品或应用于生产的科技工作者比例为24.5%,其中54.3%获得某种形式的分配收益,并有40.7%主要体现为奖金收益形式。
      二是业务经费不足、设备落后问题普遍,知识老化、交流缺乏问题突出。调查显示,49.8%的科技工作者面临业务活动经费不足的问题,32.9%面临“缺乏仪器设备”问题,26.0%面临“仪器设备老旧过时”问题。相对而言,在中西部和东北地区工作以及在基层工作的科技工作者对硬件设施的抱怨更多。在回答工作中面临的最大困扰是什么时,许多人把跟不上知识更新速度(19.1%)作为首选,其他依次为缺乏业务/学术交流(16.1%)、业务/科研活动时间不充足(11.5%)、工作不受重视(10.5%)、职称/职务晋升难(10.4%)、创收压力(8.3%)、没有合作团队(6.1%)、业务活动缺乏创新(5.9%)、教学压力(4.8%)、发表论文压力(4.6%)、人际关系不和谐(1.2%)。与其它科技工作者相比,跟不上知识更新速度的问题在农技推广人员、科技管理人员和工程技术人员那里尤为突出,正高级职称和博士学历科技工作者对业务/科研活动时间不足问题反映突出,科研人员和高职称科技工作者对创收压力问题反映突出,教学人员和科研人员对发表论文压力反映强烈。
      三是继续教育需求强烈,现有体系难以满足。近八成(77.9%)科技工作者表示目前非常需要或比较需要进修学习。其中,35岁以下科技工作者中表示需要进修学习的比例达到87.5%,明显高于35岁以上人群(72.3%)。初级职称者表示需要的比例为86.3%,中级为80.8%,副高和正高分别为72.8%和56.7%。尽管科技工作者对继续教育需求强烈,但现有继续教育体系无论从覆盖面还是从时间上均难以有效满足其要求。近四成(37%)科技工作者表示过去一年没有参加过任何培训,单位没有提供培训机会和工作忙是没有参加培训的最主要原因。近三成(27.2%)科技工作者对单位的进修培训工作表示不满意,企业科技工作者的不满意度更高。
      四是工作强度过大,高学历、高职称者尤为突出。调查发现,我国科技工作者工作时间超长,每周平均工作5.5天,工作时间内每天平均工作8.6小时,高于每周5天、每天8小时的国家法定工作时间。许多科技工作者超负荷工作,四成(39.9%)科技工作者每周工作天数超过5天;三成以上(36.8%)每天工作超过8小时。总体测算,科技工作者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为47.3小时,比2003年(45.7小时)多了2小时。高学历、高职称者的工作时间更长,博士学历者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为56.7小时;正高级职称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为55.2小时。
      五是对单位领导管理水平和人际环境表示肯定,但对收入分配制度和学术氛围满意度较低。科技工作者对于本单位领导的管理水平普遍持肯定态度。对本单位领导管理水平,表示“很满意”和“比较满意”的超过一半,达51.7%,不满意率仅为10.6%;对本单位人际关系表示“很满意”和“比较满意”的比例合计达到55.5%,不满意率合计仅为5.8%。相比之下,科技工作者对单位工资薪酬制度和学术氛围的负面评价较多,六成以上认为本单位的收入分配制度不够合理,对收入差距过大和过于平均化的批评并存:仅37.4%认为分配制度合理或基本合理,31.5%认为个人收入与能力业绩不成比例,26.5%认为收入差距过大,24.5%认为收入分配过于平均化、缺乏激励。科研院所、高校、企业、卫生科技人员和科技管理人员抱怨收入差距过大的比例较高,农技推广人员、工程技术人员抱怨收入过于平均的比例相对较高。此外,科技工作者对本单位学术氛围的满意度总体不高,表示“很满意”和“比较满意”的占总数的26.8%,不满意率为21.8%。
四、科技工作者的生活状况
      一是收入水平和住房面积高于城镇居民平均水平,部分科技工作者仍存在收入低、难以照顾家庭等具体生活困难。2007年,我国科技工作者年收入均值为39850元,比当年城镇在岗职工的平均收入水平(24932元)高近15000元。但科技工作者收入状况存在较大群体差异,女性科技工作者的平均年收入(35483元)比男性(42819元)低近万元;35岁以下科技工作者的平均收入(33654元)比35岁以上者(43638元)低近万元;农技推广人员平均收入仅为29086元,远低于科研人员、工程技术人员和教学人员;博士学历者平均收入为57910元,几乎是大专学历(32667元)的两倍;正高职称者平均收入为63420元,是初级职称(30929元)的两倍多;东部科技工作者平均年收入最高,达到48300元,而中部、西部、东北地区的平均收入都在35000元及以下。69.0%的科技工作者拥有自己的住房,家庭人均住房建筑面积(30.8平方米)高于城镇居民平均水平,但与2003年相比均有所下降。对于日常生活中面临的主要困难,58.1%的科技工作者认为是“收入低”,35.2%是“工作忙不能照顾家庭”,24.3%是“住房困难”,接下来依次为“上下班交通不便”(18.1%)、“就医看病难”(7.4%)、“子女入学难”(6.4%)、“夫妻两地分居”(4.7%)、“找对象难”(4.3%)、“其它”(2.4%)。这一结果与2003年调查相类似。不同年龄和学历、职称的科技工作者面临的最主要困难有所不同,年轻、学历职称较低的科技工作者面临更多的是“收入低”、“住房困难”等经济问题;年龄较大、学历职称较高的科技工作者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工作忙不能照顾家庭”。
      二是养老、医疗保障覆盖率较高,但失业保险、劳动合同和带薪休假落实情况还有待改善。调查发现,94.4%的科技工作者有养老保险,97.7%有医疗保险,但参加社会失业保险的只有69.5%,与2003年的调查结果(三者分别为84.1%、86.2%和72.6%)相比,养老和医疗保险覆盖率大幅提高,而社会失业保险覆盖率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其中,东北地区没有参加社会失业保险的比例为43.6%,中部为40.9%,西部为33.8%,东部为20.4%。75%的科技工作者与单位签订了书面聘用或劳动合同,15%没有签订任何合同,10.0%对合同情况表示不清楚。六成以上科技工作者过去一年没有连续休过五天以上带薪假,只有34.5%休过。中部地区、基层科技工作者、卫生技术人员和农技推广人员以及低学历、低职称者休假的比例更低,中部地区科技工作者休带薪假的比例仅为30.7%,明显低于其他地区;卫生技术人员(22.8%)和农技推广人员(27.3%)休假比例最低;博士学历者休假比例为44.8%,本科和大专仅为33.4%和29.0%;正高、副高职称者休假比例分别为36.4%和39.0%,初级职称和无职称者分别只有30.3%和26.4%。
      三是健康状况不容乐观,体育锻炼严重不足。54.0%的科技工作者自认“非常健康”或“比较健康”,36.8%认为“一般”,自认“不太健康”或“非常不健康”的占9.2%。与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揭示的全国城市人口自评健康水平相比,科技工作者的自评健康水平明显偏低。把“非常健康”计作5分,“非常不健康”计作1分,此次调查中科技工作者自评健康平均分为3.53分(介于“比较健康”和“一般”之间),比2003年得分(3.78分)略低,说明科技工作者自评健康水平较过去有所下降。近四成(39.3%)科技工作者患有某种类型的常见疾病,其中患颈椎和椎间盘疾病的占21.6%、消化道疾病(9.7%)、高血压(7.6%)、关节炎(7.2%)、心脏病(3.7%)等。部分科技工作者存在一定的心理健康问题,压力过大是影响科技工作者心理健康的重要因素。13.3%的科技工作者觉得最近压力“非常大”,42.7%觉得压力“比较大”,32.7%觉得“有点压力”,主要压力源依次为:工作(50%)、个人经济(22.3%)、职务/职称晋升(12.3%)、家庭生活(5.6%)和人际关系(5.1%)。调查显示,28.8%的科技工作者从不参加体育锻炼,35岁以下人员中有31%从不参与体育锻炼;人均每周锻炼2.2次,每次锻炼持续30分钟以上的为1.6次,体育人口比例仅为23.5%。七成以上(64.7%)科技工作者参加过体检,但基层科技工作者、中西部和东北地区科技工作者和农技推广人员参加单位组织体检的比例明显较低,区县基层站点参检比例为56.2%,低于机构站点(70.1%),中部(61.6%)、西部(58.7%)和东北(57.9%)地区参检比例低于东部(71.6%),农技推广人员在各类人员中参检比例最低,仅为44.7%。
五、科技工作者与科学共同体
      一是逾五成科技工作者是各级各类科技团体或科协基层组织的个人会员。逾四成(45.5%)科技工作者是各级、各类科技团体(如学会、研究会等)的个人会员,近四分之一(24.5%)科技工作者参加了各类科协基层组织。如果把各级科协所属学会组织和科协基层组织的会员视作科协直接联系和服务的对象,这类人员在全部科技工作者中所占的比例达到52.0%。对科协系统所发挥的影响力,22.3%的科技工作者认为“非常有影响”和“比较有影响”,22.1%认为“影响较弱”和“没有什么影响”。交叉分析显示,对科协了解程度较高者,对其影响力的评价也更加积极。科协直接联系和服务的对象,尤其是科协基层组织会员,对科协的了解程度和评价态度明显高于其它人员。提供信息、交流平台和培训是科技工作者最希望科协组织提供的服务,其中信息、技术服务64.0%,进修培训服务45.0%,提供科技人员内部交流的机会44.2%,提供与社会各界交流的机会31.6%,政策咨询服务29.2%,资助研究21.6%,保障权益20.1%,向政府反映意见17.4%,解决生活困难10.4%,就业服务9.8%。
      二是学术交流更加频繁,互联网成为科技信息的重要来源。过去一年中,61.4%的科技工作者曾经参加过各类学术交流活动(如学术会议、讲座等),人均参加学术交流活动1.7次;12.8%的科技工作者参加过国际学术会议,8.9%有过出国(出境)访问、考察、培训或进修。影响科技工作者参加学术会议的最主要困难依次为:会议收费太高(34.5%),缺乏信息、没有机会(33.7%),没有差旅经费(29.7%)。科技工作者获取科技信息的渠道呈多样化趋势,41.3%的科技工作者仍然把学术著作和刊物作为获取科技信息的最重要渠道;互联网已成为第二重要渠道,29.1%的人选择互联网作为最重要渠道,这一比例几乎是2003年(10.7%)的3倍。但是,科技工作者对国内学术刊物的水平评价并不高,67.5%的人认为存在各种问题,主要问题集中在版面费过高(34.9%的人选择此项)、文章质量差(33.0%)、发稿靠关系(25.5%)以及文章评审不透明(20.4%)。相比较而言,从事科研工作的人员对国内学术刊物的评价更低。
      三是近半数科技工作者认为当前学术不端行为普遍,相当比例科技工作者持宽容态度。调查发现,分别有43.4%、45.2%和42.0%的科技工作者认为当前“抄袭剽窃”、“弄虚作假”和“一稿多发”现象相当或比较严重,认为“侵占他人成果”现象相当或比较普遍的比例更高达51.2%。过半数(55.5%)科技工作者表示确切知道自己周围的研究者有过至少一种学术不端行为。与此相比,在美国和挪威的相关调查中,分别只有27%和22%的被调查者表示知道周围的人有过科研不端行为。对于造成学术不端行为的主要原因,科技工作者认为主要是现行评价制度驱使(30.3%),其它依次为社会大环境(21.7%)、监督机制不健全(18.4%)、研究者自律不够(12.8%)、处罚不严厉(8.0%)、学术规范教育不够(3.3%)、学术规范及规章不明确(3.2%)。被问及“你认为这些学术不端行为的当事人是否值得同情”时,超过30%的科技工作者表示“非常同情”和“有些同情”,20%表示可以原谅。其中,35岁以下科技工作者表示“同情”和“可原谅”的比例分别为36.3%和23.4%,高于35岁以上人员(分别为28.5%和17.9%)。值得注意的是,近半数科技工作者没有系统学习过科研道德和学术规范相关知识,自认对科研道德和学术规范知识“了解很少”和“基本不了解”者达38.6%,女性、年轻人、低学历者和低职称者对学术规范了解情况相对较差。
      四是两成以上科技工作者近三年中获得过科技奖励,七成以上肯定现有科技奖励的积极作用。22.1%科技工作者在最近三年内获得过各类科技奖励,人均获奖0.44项。其中,3.4%获得过国家级奖励,16.5%获得过省部级奖励。年纪较大者及高学历、高职称者获奖比例更高。72.1%的科技工作者认为现行科技奖励体系对科技工作者起到积极的激励作用。
六、科技工作者与社会
      一是参政议政热情高,对公共政策知晓度不够。调查表明,80.1%的科技工作者比较关注党和国家大政方针。青年科技工作者和低职称者关注程度相对较低,35岁以下人员关注的仅为74.2%,比35岁以上人员(83.9%)低近10个百分点;无职称和初级职称者关注的比例分别为70.9%和75.3%,明显低于正高(89.3%)和副高职称者(84.8%)。77.5%的科技工作者有强烈的参政议政意愿,高于2003年的比例(53.6%),4.8%的科技工作者当选过各级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过去一年中,56.5%的科技工作者向本单位领导或部门提过建议/意见,36.5%就本单位的管理问题公开发表过意见,9.2%向政府提过建议/意见,7.9%向新闻媒体提过建议/意见,58.1%的科技工作者认为参政议政渠道不够畅通。同时,科技工作者对科技政策文件的了解程度较高,但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在调查列举的5个重要科技政策文件中,科技工作者了解程度最高的是“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知晓率为69.2%;了解程度最低的是“科技进步法(修正案)”,知晓率为49.9%。青年科技工作者和女性科技工作者人群应成为科技政策扫盲的重点。
      二是参与科普活动积极性不够。调查表明,25.0%的科技工作者在过去3年内发表过科普文章。过去一年中,56.7%的科技工作者参加过至少一种科普活动,其中36.0%为企业提供过科技咨询或服务、35.3%举办过科普讲座或培训、27.9%利用专业知识为农村服务、19.6%利用专业知识为政府部门提供决策咨询、17.2%为科普场馆提供服务、12.2%就科技问题接受大众媒体采访。上述参与比例与发达国家相比尚有一定差距。以英国2006年的情况为例,举办过讲座、提供过决策咨询、接受过媒体采访的科技人员的比例分别比我国高出5%、13%、11%。至于参加科普活动的主要障碍,24.7%的科技工作者认为是缺乏渠道,21.3%是没有时间精力,20.0%是缺乏相关经费,13.8%是自己缺乏相关训练或没有科普能力。
      三是期待完善财政支持科研项目申报管理制度。近三年中,19.6%的科技工作者作为项目主持人申报过政府财政支持的科研项目,人均申报2.7项,人均申报成功1.4项。申报过财政支持科研项目的科技工作者中,41.8%认为财政项目申报过程中存在“拉关系、走后门严重”的问题,38.4%认为存在“审批程序不透明”的问题,分别有24.5%、23.5%和19.7%认为申报过程中存在“申报手续复杂”、“申报周期过长”和“资金到位不及时”的问题,希望在这些方面有所改善。在申报过财政支持科研项目的科技工作者中,44.1%认为经费管理制度基本合理,也有25.5%认为经费管理过严,使用不便。
      四是近一成科技工作者曾经受过知识产权侵害。调查显示,9.6%的科技工作者曾经受过知识产权侵害,其中博士学历受侵害者比例达21.7%,正高级职称者达19.9%;科学研究人员为13.9%,教学人员为12.5%,均明显高于其它人员。成果被抄袭、文章未经许可被发表或转载是最主要的侵权形式,分别有3.2%和3.1%的科技工作者遭受过这两类形式的侵权。面对侵权,近四成(37.2%)科技工作者采取回避策略,21.2%直接联系侵权人私下交涉,21.1%向自己所在单位寻求帮助,8.7%向科协或其所属学会组织寻求帮助,8.7%向其它相关政府部门寻求帮助,9.2%寻求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还有4.9%采取向媒体反映的处理策略。
      五是对自主创业有很强的兴趣和愿望。69.0%的科技工作者曾经考虑过自己创业,男性、35岁以下科技工作者、低学历、低职称者以及中西部地区的考虑过自主创业的比例相对较高,男性考虑过创业问题的比例(72.2%)高于女性(64.1%);35岁以下科技工作者考虑过创业的比例(77.1%)比35岁以上人员(63.8%)高10多个百分点;无职称和初级职称者的比例分别为76.3%和77.0%,而正高和副高级职称者分别只有57.8%和62.1%;东部地区科技工作者考虑过自己创业的比例仅为64.8%,低于中部(71.3%)、西部(72.2%)和东北地区(72.9%)。在自主创业方面面临的障碍和困难中,以缺乏资金最为普遍,71.0%的科技工作者遇到这一问题;另外,“缺乏好的项目”(41.2%)、“缺乏管理经验”(32.9%)、“缺乏保障和心理安全感”(32.8)也是主要障碍。
七、主要结论和总体判断
      第一,科技工作者队伍数量快速增长,结构继续优化,发展态势良好。高等教育的进一步扩张,为科技工作者队伍的壮大提供了充裕的后备力量,也是科技工作者队伍呈年轻化、高学历化趋势的根本原因。目前,我国接受高等学历教育的在校学生总数超过2800万人,加上高等教育中女学生的比例逐年上升,这预示着科技工作者队伍近期仍将保持快速增长,同时将继续保持年轻化、高学历化和女性比例增加的趋势。
      第二,科技相关职业吸引力较高,但潜在职业忠诚危机不容忽视。科技工作者队伍基本保持稳定,在整体社会流动性加大的背景下,科技工作者内部职业流动比例反而比2003年有所下降,说明科技工作相关职业保持了较高的吸引力,这可能与科技工作的职业声望较高和职业稳定性较高有关,当然人事档案、社会保障等职业流动中的制度性制约因素也可能产生了一定影响。但同时应看到,由于收入和工作压力等问题,有近半数的科技工作者表示如有机会更愿从事企业管理、公务员等其他职业,青年科技工作者的职业忠诚度下降问题尤其值得重视。
      第三,科技工作者在工作中表现出较高的热情,对工作环境和支撑条件提出更高要求。与五年前相比,科技工作者的工作热情和积极性更高,表现为科研活动更为频繁,工作时间更长,取得的成果也更为丰硕。同时,他们也对解决工作中遇到的实际困难提出了迫切要求:一是希望能减少非科研活动的干扰,将更多的时间用于科研业务工作;二是痛感跟不上知识更新速度,要求得到更多继续学习的机会;三是对工作中业务经费不足、设施陈旧问题深感不满,对单位分配制度不合理、学术氛围不足的状况颇多怨言。只有正视并逐步解决这些问题,才能保持和激发科技工作者的工作热情和创新激情,提高科技工作者的科研产出。
      第四,科技工作者内部分化趋势明显。科技工作者的收入水平和生活条件在城镇居民中处于相对较高水平,但队伍内部分化明显,女性、青年、基层、中西部科技工作者的收入与其他群体相比明显偏低,青年科技工作者的住房困难问题依然突出。破除平均主义、适当拉开收入差距是保持科技工作者队伍健康发展、不断提高科技工作效率的必要手段,但应警惕这种差距一旦超越合理范围,将会对科技工作者队伍的积极性带来不利影响。
      第五,科技工作者工作和生活压力大,健康状况欠佳。工作时间长、强度高、压力大是科技工作者在工作中遇到的最突出问题之一,同时科技工作者在生活中还面临着收入低、社会失业保险覆盖率低、家庭拖累等多方面压力。值得警惕的是由于压力过大和体育锻炼不够,科技工作者的身体和精神健康均不容乐观,身心健康水平趋于下降。当前亟需采取有针对性的减压措施,并大力提倡健康的生活方式,切实缓解科技工作者压力,提高科技工作者的健康水平。
      第六,科技工作者社会参与意识明显增强,但参与渠道和能力尚须完善。多数科技工作者关心国家大事,参政议政热情高;积极参加科技团体活动,学术交流趋于频繁;同时还通过建言献策等方式积极参与公共事务管理,体现了较高的社会参与意愿。调查也发现,渠道不畅、经费紧张和信息缺乏仍是阻碍科技工作者参与交流活动和公共事务的主要因素。这表明,进一步畅通参与渠道和增加经费支持,正成为科技工作者积极进行社会参与的迫切希望;同时,也提醒科协等团体组织在信息提供和参与渠道方面要切实加大对科技工作者的支持和服务力度,引导科技工作者积极开展交流、参与社会事务。□




[1] 城镇单位专业技术人员统计缺2002年的数据,这里以2003年的数据作为比较基准。
[2] 由于我们没有调查流出科技工作者队伍的人员,所以这里的比例只反映了在岗科技工作者的流动情况。
[3] 此处统计的人均发表论文数同时包括了独立完成与合作完成的数量,以下统计著作和专利时也是如此。
上一篇六安城区绿化的存在问题及发展方向  |  下一篇没有新闻了
 
版权所有:六安市裕安区科学技术协会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六安市龙河西路裕安区行政中心二楼 电话:0564-3301626 | 技术支持:龙讯科技 皖ICP备08006496号 皖公网安备34150202000326号
访问人次: